B座西窗
繁星|八旬翁老触电一样惊觉,眼前人正是自己救出的伤员
来源:扬子晚报 2018-03-14 10:46:35

  硝烟早已散尽,血与火的年代也已走远。可老复员军人翁井涛,六十多年来却一直记挂着他从战场上背下来的一名不曾相识的伤员,不知他是死是活。

  我曾做过优抚工作。翁老和我比较熟悉。他每次遇到我,都会跟我念叨起这件事,说话的神情总是落寞而恍惚。

  解放成都的那天晚上,战斗打得异常惨烈。在敌人阵地前沿,排长命令翁井涛把一名友邻部队的伤员救下来。翁井涛奋不顾身爬着跳着靠近了伤员,冒着枪林弹雨背起伤员一口气跑了十多里路,将伤员送到了战地医院。在医院里,翁井涛只见伤员的脸部血肉模糊,双目紧闭,任凭怎么叫唤,他都不应一声。最后,伤员只是艰难地伸出手来,使劲抓了抓翁井涛的手。这是他传递给翁井涛的唯一的信息。

  一别六十多年,那个伤员是死是活?成了翁井涛心中长久的思念。

  建党九十周年前夕,翁老找到我。我见他皱纹交错满是沧桑的脸上焕发着红润,眼睛里也放出兴奋的光芒,整个人一副按捺不住的激动神态。我感觉到,他一定有喜事,要不他一个八十多岁的耄耋老人怎么像孩子一样激动成这个样子。

  “天意啊!他没有死!在有生之年,我们终于相认重逢了。”

  呼吸有些急促的翁老对我说:“不久前,我被安排到市复员军人疗养院疗养。一天,我和同来疗养的韩跃林坐在山坡上聊天。我看到老韩脸的两边一高一低各有一块伤疤,就问老韩是在哪里负的伤。老韩说,是在解放成都的一次战斗中负的伤,敌人的子弹从左腮帮子打进去,从右边太阳穴下穿出来,牙也被打掉了好几颗,如果子弹再稍稍打高一点点,就没命了。”

  翁老抿了抿嘴说:“我一听这话,像触电似的一惊,难道那个伤员就是眼前的这个老韩?天下能有这么巧的事?!”

  “老韩望着远方,一声长叹,说:‘要不是一位战友把我从火线上救下来并送到医院,我也许早牺牲了。那位战友踉踉跄跄背着我拼命地跑,不停地给我打气,叫我挺住。听他的口音,我知道他是我们家乡的人,可是我糊了一脸血,说不出一句话。’”翁老动情地复述着韩老的话。

  “你脸上的鲜血把你那位老乡后背的衣服都浸湿了,你老乡在医院临走时,你还使劲地抓住他的手,对不对?”翁井涛的话同样让老韩一惊。他打量着翁老,脱口而出:“莫非我找了一辈子的救命恩人就是你?!”

  翁老说:“他睁大眼睛盯着我看,我也盯着他看,一下子都明白了对方就是自己魂牵梦萦的人。我们两个老头儿老泪纵横,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,很久,很久……压在心底六十多年的话不知从何说起,只是你一句我一句地重复着同样的话:‘你还活着,活着就好啊!’”

作者:王家业 编辑:华明玥

| 相关
| 微矩阵

亚虎娱乐|官网【亚虎娱乐平台】(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)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

地址: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:210092 联系我们:025-96096(24小时)